币圈矿难,显卡过冬

  一度风光的矿老板,活成了二手市场的显卡贩子,还失去了以往供小于求的议价权。

  “现在显卡回归到正常价了,它也没什么作用了。”

  吕桓任职于某互联网公司,工作之余则是一位游走在二级市场的显卡中间商。

  过去两三年,靠着倒卖显卡这项副业,他一度望见了财富自由的火花:“我找价格合适的货源对接,买家会给我留几十到一百多,算是佣金吧。我倒卖显卡就挣这个钱,最好的时候一个月能有近万元的额外收入。”

  按照他的说法,要不是“那会儿一个月就那么点显卡”,他能挣得更多。

  以英伟达旗下三款主流显卡在2021年4月份的价格为例:RTX3070的官方首发价为3900元人民币,在2021年中最高溢价至11000元;同期,RTX3080由5499元涨至16500元;3090由11999涨至22000元。

  玩家落泪矿工无语,N卡始终一卡难求。

  而在2022年,伴着新年钟声而来的,却是显卡价格的跳水,和币圈矿老板的哀鸣:随着头部公链ETH合并转型消息的传出,高端显卡在币圈的需求由正转负,进而导致了整个显卡行业价格大幅度回落,甚至破发。

  根据相关机构统计,2022年6月,RTX3090显卡地板价回落至10000元上下,3080已经降至5300元,3070降至3800元。三款显卡均价同峰值相比,分别减少了54.54%、67.87%、65.45%。

  对于像吕桓一样对接矿老板的显卡中间商而言,以前加价收不到,现在降价卖不出,矿老板亦然——围绕显卡和挖矿行业的上下游,各自脸接一盆赛博冷水。

  吕桓也不得不转型。以前是把显卡卖给矿老板,现在是帮矿老板卖掉用过的旧显卡。

  他说,旧货太多了,没人要。

  冬至

  “显卡的价格,过了年就开始逐步下降了。”

  据吕桓回忆,微信列表中的未读消息减少,大约是从三月份开始的——从以太坊将要合并的消息传出开始,矿老板不找他买卡了。

  而就在一年前,情形则完全不一样。2021年的这个时候,币圈还处在顶流风口。

  当时吕桓的微信,几分钟没看,就是一堆红点,一点开都是矿老板问他有没有货。但由于是副业,并没有太多稳定的货源,有时候甚至为了满足需求,自己还要去闲鱼等二手平台收。

  甚至,还被骗过。

  “每个客户要的款式不一样,量也都不大。当时,有大货(显卡存货多)的不散出,因为人家有更大的矿老板下单,不愁卖。我就只能找一些出散货的,无凭无据,所以就被骗了。”

  但他还是赚到了一些,“这个副业干了两年,十几万还是有的”。

  好景不长,2022年三月,ETH合并的消息传出,和币圈紧密联系的显卡市场也被波及,进而价格跳水。

  “我本身不挖矿,那会儿也没考虑这个行业还能闪崩,后来是一个客户找我,问‘用了二十天的卡,能卖多少钱’,我才发觉风向似乎要变了。”

  以前,显卡倒卖过程中,出了问题,性能或者硬件等方面的,一般也都是吕桓自己承担,但频率不高,吕桓也觉得问题不大。

  今年,吕桓发现无缘无故退货的越来越多,自己需要认倒霉的频率也越来越高,他才猛然发觉,这个显卡二道贩子,好像是当不久了。

  进入下半年之前,吕桓就已经不再收购显卡,而是对接曾经的卖家客户,“之前是卖给他们的,现在他们回来委托我,帮他们出掉(旧卡)。他们已经在割肉了,我也捞不到什么钱。”

  “九月份,顾客给我的这批卡,总共七八十片的样子:比较旧的、不是今年的卡,几百块钱给就出;还剩下十几片用了几天的卡,价格低了矿老板心疼,毕竟这批人、这批卡,都还没来得及挖矿回本;价格高了,又没人接盘——怎么说它也是矿卡。”

  按照吕桓的计算,低价出的卡反而是“合适的”,挖了几个月一两年,已经回本了。最亏的就是用了没几天的,一张卡好几千买的,现在挂一千五都没人要。

  当然,现在这批顾客,对吕桓的要求已经近乎于没有了:能卖掉就卖掉,不能的话也没办法,毕竟行情在这里,不躺平还能怎么办?”

  也有例外。

  “今年买的,卡比较新的这批客户,在赌,赌九月不合并。”

  结果是合并了,但他们还在等,“这里面有几个我认识的,把卡都留起来了,不出。”

  等什么?等一个奇迹——一个新的、挖矿机制下的爆款货币。

  新旧之交

  卖家失意,买家也并不如意。

  “3080Ti八九千左右是可以入的,这个价格我个人认为已经比较合理了,前两年挖矿炒到两三万是真离谱。如果你嫌贵,我的建议还是等40系上市,再看30。现在卡多,水也深,除非你有特别可信的渠道。”

  得知旗舰N卡价格跳水后,沈涵向资深装机玩家阿北询问了显卡的行情,毕竟自己等一张价格合适的卡已经很久了,得到的答复让他显得有些失望。

  “逻辑很简单,正规渠道的好卡,已经降价过一轮了,不太会再因为虚拟币的问题而大幅度调整价格,后面不也很快双11了吗。现在盲目追求低价,实际上买到矿渣的几率比以前更大。”

  对于价格敏感型的等等党而言,显卡焦虑并未随着币圈的矿难而缓解太多:正规渠道显卡价格相比于前一两年的峰值已经有所回落,但也已经几个月未见大动;二手交易市场倒是低价卡频出,写明了矿卡的,游戏党不想要,写着“非矿”、“自用”、“九成新”的,游戏党不信。

  几番考量,沈涵还是在天猫渠道入了一块3080Ti,“八千多,买完觉得还可以接受,至少放心些。”

  真正焦虑的,是上游失业的矿老板,他们身前是40系新卡将至对用户的引力,身后则压着矿山拆下来的30系矿卡。一度风光的矿老板,活成了二手市场的显卡贩子,还失去了以往供小于求的议价权。

  在闲鱼等平台上搜索“锻炼”、“矿卡”等关键字,标明挖矿并低价出售的N卡不在少数。“出3070,3080ti,各个品牌都有,50张起批(发),量小勿开尊口”、“价格便宜,带型号问价。种类齐全,你报型号我报价。”

  只不过,翻看各个买家的界面,明牌矿卡的标价从500-2000不等,唯一的共同点是成交量都寥寥无几。

  “40系上市,说夸张一点30系就默认是矿卡了”,由于经常研究装机硬件,阿北和一些供应商也有联系。据他描述,这两年买显卡的顾客,都相当谨慎,“现在买卡都都心存疑虑,非矿(不是矿卡)是最重要的,其次才是价格。等40系上市,旧卡的价格也许更不乐观。”

  据AI蓝媒汇采访到的商家透露,只有一些图便宜的个人、游戏工作室才会接手矿卡:回去玩个游戏没问题,就是不知道能用多久。

  “足够便宜,就会有人下手。还是看价格,你得让接盘的人觉得‘足够便宜’了。”

  矿难之后,币圈如何?

  “40系显卡成倍提升算力,可能原本是想给币圈挖矿用。”

  在虚拟币玩家方彬眼中,曾经火热的虚拟币挖矿生意,实际上一定程度倒逼了以英伟达为代表的显卡厂商开始目的不纯,“PC游戏,暂时用不到这么大的性能提升。”

  尽管方彬自己也承认,这样评价英伟达有些阴谋论的意味,但他的判断并非口说无凭:相关机构调查显示,加密货币的牛市期间,英伟达平均每个季度能从币圈矿场收获约8亿美元的营收;而在今年二季度,随着加密货币市场预冷,英伟达净利润由去年同期的23.74亿暴跌72.37%至6.56亿美元,仅为预期的27.5%。

  Steam平台的数据,则反映出游戏玩家主动或被动的选择:今年5至9月,用户在Steam使用显卡中占比最大的N卡,仍为1060。前十名中的30系显卡仅有3060、3060 Laptop和3070。

  主动选择是,几年前的显卡,性能也还够用;被动,则是30系旗舰N卡尽数流向币圈、矿老板,对于普通玩家而言,一卡难求。

Steam5-9月显卡份额

  而净利润和币圈的同步冷场,同样证明了英伟达的隐形需求和币圈的显性需求,实际上是双向奔赴。明面上,英伟达通过包括不仅限于锁定哈希算力等方式,以“撇清”和币圈的关系,但性能的适配性和供需关系,决定了英伟达早已是虚拟币市场的局内人,并非主动入场,却也无法抽身。

  在一份财务报告中,英伟达方面曾表示,加密市场的波动性,例如货币价格的下跌或验证交易方法的变化在过去、现在和将来可能影响我们对产品需求估计的准确性。我们无法准确量化加密货币挖矿行为的减少对英伟达游戏业务的影响程度。”

  尴尬的现状是,新一代顶尖算力的显卡问世,币圈却冷场了。

  那,以太坊合并,矿老板能带着显卡、矿机,换链继续挖么?

  能,但并不划算。

  “以太坊这种头部公链转型,唯一可能坚挺的只有比特币了。但比特币的挖矿成本大约是以太坊的十倍,没点规模的矿老板上不去车,个人更是不太可能”,一位业内人士向AI蓝媒汇透露,“至于更小规模的公链,算上电费、设备维护、交易手续,收益可能都覆盖不了成本。”

  2022过半,比特币和以太坊的币值也已经跌去了大半。但就像是显卡被割裂成新卡和矿卡,矿卡焦虑,新卡无忧,币圈亦然:挖矿的挖矿,链游的链游,两条不同的路径。

  “ETH由挖矿模式跳出,有可能会带动更多区块链转型,”在方彬看来,币圈的连锁反应或许还远没有停止,但也不必悲观,“表面上不挖矿是为了环保等因素考虑,但不排除背后有某些大资本更认可这种虚拟币的话语权制度。矿工好日子到头了,但币圈不止是挖矿,还有的玩。”

近期主流加密货币走势

  在币圈,不论涨跌,总有人还在坚持。以太坊只是推开了挖矿一派,但对币圈玩家而言,潮水还没完全褪去。

  有人乐观,“属于优化,牛熊市嘛,涨跌正常,只要别有什么黑天鹅”;有人悲观,“ETH已经没有严格意义的去中心化了,原本的产出是去中心化的,现在转换到话语权制度,后期的盘面很有可能就被机构控制了”。

  尽管还在持续关注加密货币项目,但方彬近期的交易中,提现的申请变得更多,买入的记录相对少了一些,“现在币圈实际上就是一个金融产品,资本低位抄底,拉盘,营造一个大牛市,等高位散户接盘,套现。”

  而对于ETH包括BTC、BNB币值的走低,方彬形容为“阵痛”,短暂是痛苦的,但长期利好——币值低位相当于门槛低了,应该会有更多人入局。一些有潜力的项目,等到下一个牛市出货,因为基数大了,也能有更多人接盘。

  乐观的人说,加密货币的二级市场今年是比较冷,但这里同样有周期一说,对于潜力大的项目,生态会更繁荣;悲观的人则在周一晚上发了一条朋友圈:最近大盘阴跌,不知道哪天能抬头。

  *应受访人要求,吕桓、方彬、沈涵、阿北均为化名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是新浪网旗下频道之一,24小时滚动报道IT业界,电信、互联网及大众科技新闻。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